首頁 > 其他 > 沒人比我更懂七五 > 第180章 認出

第180章 認出(1/2)

章節報錯 目錄

展昭很快就收拾完心情去了中牟縣的大牢,雖說死囚不接受探監,但那是對外。作為朝廷四品帶刀侍衛,在京中沒什麼分量,但在縣內,展昭是可以暢通無阻的。

於是很快,展昭就見到了楊家次子楊謝祖。

「你就是楊謝祖?」

楊謝祖年紀不大,還未成家,因被慣寵,臉上顯然還帶著少年人的桀驁和委屈,此刻見獄卒帶展昭過來,也梗著頭並不應話。

獄卒見之,當即訓斥道:「楊謝祖,還不趕緊跪下!這是開封府的展昭展護衛,豈容你如此放肆無禮!」

展昭卻抬手擺了擺,道:「無妨,展某非是為審案而來,無需這些虛禮。差大哥不妨到外麵稍等,展某很快就會出來的。」

展昭是官,獄卒自然不敢頂撞,便很快去了外間。

「楊謝祖,你護嫂去庵堂燒香,卻橫生色心,強迫不成竟殺人滅口,此事你可否認?」

楊謝祖原本聽是開封府來的,心裡起了幾分希冀,一聽展昭這口吻,當即氣得大喊:「我否認了,難道你們就會聽嗎?」

「我和我娘一直都說我沒有殺人,可是你們都說我殺了人!你們聽不懂人話,卻還要一遍遍地問我,你們到底想怎麼樣!」

這態度,倒真不像是殺人的,展昭心下暗道,麵上卻不露聲色,隻說:「官府斷案,自來看證據說話,本案你有作案嫌疑,且無不在場證明,你沒有證據,任憑你說破嘴皮子,也是沒法子的。」

「什麼證據!我能有什麼證據!若我當真殺害嫂嫂,我還會跟我娘來報案嗎!」

在楊謝祖看來,倘若他真的殺人毀屍滅跡,乾嘛還要多此一舉來報案,直接說人跑了,豈非更沒嫌疑。於他而言,這顧清和便是個錯判的昏官。

「這並不是證據。」

展昭搖搖頭,又忽然開口:「你母親方才在縣衙外大放爆竹,就為了見包大人一麵替你伸冤,還在包大人麵前否認了那女屍是你嫂嫂王春香,她直言你嫂嫂已懷有身孕,此事你可知曉?」

「嫂嫂懷有身孕了?」

楊謝祖顯然是個直愣頭,一聽便脫口而出,可見他並不知王春香懷有身孕,又或者王春香有孕一事純屬是楊氏編造出來替楊謝祖洗清殺人嫌疑的由頭。

「包大人也來了?可是那開封府的青天大老爺?」楊謝祖忽而高興起來,對展昭道,「那我是不是可以出去了?我真的沒有殺人!」

見對方心懷喜悅,展昭隻能遺憾地表示:「你還不能出去,楊謝祖,王春香的母親王姚氏已經認領了女屍,倘若這女屍真如你母親所言,並非王春香,那麼真正的王春香身在何處?」

楊謝祖愣住了。

「所以,即便有人能證明那女屍並非王春香,王春香也依舊下落不明,她的失蹤也絕對與你有關,你否認嗎?」

楊謝祖無話可說。

「故此,當日唯有你在黑風山,你嫂嫂究竟是如何失蹤,案卷裡寥寥幾筆,你可否再詳細與我說一遍?」

楊謝祖聞言,立刻陷入了回憶之中。

他打小調皮,也坐不下來看書習字,故而去學堂沒兩年就轉而找了武師傅習武,因肚子裡沒多少墨水,故而敘述就挺乾巴的:「那日天氣不大好,風還挺大的,出門前娘還勸嫂嫂別去了,可嫂嫂不聽,非說大哥在夢裡哭著喊疼,她心裡揪心,說……娘你不心疼大哥,她心疼。」

展昭一臉難以言喻的表情。

「我不想讓她們爭吵,所以就帶上刀陪嫂嫂出門。」

接下來的敘述,就跟案卷上寫得差不多,楊謝祖並不是一個細致入微的人,甚至稱得上是個粗心大意的人:「其實我根本不記得嫂嫂出門時穿的什麼衣服,也不大記得時辰,若我多警醒些,說不定嫂嫂就不會有事了。」

……好家夥,你這看護也未免過於潦草了些。

「那你嫂嫂,可有什麼特征?」

楊謝祖撓了撓頭,露出一臉難色:「這……我真說不上來,她畢竟是我嫂嫂,我雖然沒讀什麼書,但叔嫂有別的規矩,我還是知道的。」

而且他大哥對他那麼好,他乾啥要去覬覦嫂嫂啊。

展昭問話的時候,一直都在觀察楊謝祖,其腳步雖然較之常人輕盈一些,但也就普通武人的水平,再看其身形和筋骨,也未到江湖高手的範疇。

這楊謝祖確實如楊氏所說,是個習武之人,但若要一刀砍下人的頭顱,就是王春香站著不動讓他砍,成功的幾率恐怕也不高。

再加上楊謝祖的態度不似作偽,此案果然如包大人所料還有內情。隻是如今顧縣令已經結案,案卷也已呈送往刑部,這留給他們的時間可不多了。

「我問你,你娘覺得那具女屍不是你嫂嫂王春香,你也這麼認為嗎?」

本章未完,點選下一頁繼續閱讀。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