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興揚見到公主等人的時候,他們好整以暇的在等著他。

甚至,幾個人還吃著花生喝著啤酒,特別愜意。

“你們可真是,舒坦。”梁興揚頗為無語道。

他著急忙慌的逃跑,要不是有些手段,今天高低得被那些人給留下。

“你竟然沒受傷?”

公主看見他,反而驚訝了一番。

青雲說道:“我們剛剛打賭,賭你會不會被打死,或者是半殘。我賭你休息四個月。”

“我就比價好,我猜你得廢一條胳膊。”

“一條腿。”

“重傷,躺倆月。”

他們每個人都報出來了打賭的時間點。

梁興揚看向扇子,問:“你沒賭?”

“賭了,扇子是唯一一個說你能全身而退的人,看來還是她的眼光準。”公主開口道。

“你們賭的是什麼?”梁興揚問。

公主道:“也沒啥,就是一些靈石。”

說著,丟出一個儲物袋扔給扇子。

其他人也紛紛丟了一個儲物袋給她。

扇子安靜地接過來,然後丟了倆給梁興揚:“分紅。”

梁興揚也沒開啟,毫不客氣地收下來道:“確實該給分紅,我能跑出來可太不容易了。接下來我們幹嘛?”

“歇著,玩耍,等訊息,然後再聚。別離開海州就行,可以散了。剩下的事,基本沒我們的事兒了,等著上邊發獎勵就行。”公主說道。

她主要說給梁興揚聽的,其他人都是老搭檔了,知道接下來要怎麼做。

梁興揚是新加入進來,不明白會發生什麼。

“不該互相留個聯絡方式嗎?”梁興揚問。

“我們互相都沒聯絡方式,會有人通知你的。”公主說道。

“行吧。”梁興揚無可奈何。

公主道:“解散啦~”

說完,她用儲物器物招出來她的車,直接上車開跑。

青雲直接御劍起飛,一溜煙離開。

其餘人也都是各有各的方式,快速離開。

反而是扇子,沒有離開。

梁興揚好奇問:“你不走嗎?”

扇子摘下自己的面罩,露出來一個讓梁興揚覺得眼熟的面容,他思考了一陣,突然想起來在哪見過她。

去年瞭解這個世界,查詢資料的時候,在電視上見過她。

梁興揚不太確定地問了一句:“夏懷芳?公主?”

扇子點頭道:“是我,你竟然還認識我?”

“在電視上見過你的資料,但也只是匆匆一面,有些不敢認。不然,你戴著面罩,也應該可以認出來一些的。”梁興揚道。

夏懷芳道:“怕別人認出我,才戴了面罩。”

“他們都知道你是誰?”梁興揚很聰明地問。

夏懷芳專門留下來,肯定有事情要說。

大機率,就是自己的身份問題。

本章未完,點選下一頁繼續閱讀。

目 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