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正平皺眉望著她,“其他官員都想送自己女兒或孫女入入王府。

可我們府邸適婚年齡的就三妹,但三妹是庶女,就憑著她那性子,做妾室王爺都不會要。”

她嘆息搖了搖頭,繼續說道:

“她那傲慢無腦的性子,若是真進了王府,不僅不會幫襯到覃家,反而會給覃家添亂。

所以說這件事就不要去考慮了,只要覃家安安分分,王爺不會為難的。”

覃婉瑩聞言,無奈一笑。

“我說的可不是婉瑩……”

附在他耳邊,悄聲說了一會兒。

當他聽完後,眸色一亮,“這簡直是兩全其美呀。”

隨後兩人也到了院子。

在姜靈雪與良氏聊天時,兄妹倆將覃懷忠拉到了一邊說著什麼。

一刻鐘後,姜靈雪便向他們道別,準備離開。

這時覃懷忠開口道:“不知靈神醫後續會往何處去?還是一直住在客棧?”

姜靈雪搖頭,“去何處還不知,出了城後走哪兒看心情吧,客棧只是歇腳之地,不可能一直住的。”

話音剛落下,覃婉茹就挽住她胳膊道:

“你看你一個女子,看著也不小了,總是四處遊歷不是辦法,外面還危險重重。”

覃正平也點頭附和,“是啊,不如就在覃府住下,我們覃府空著的院落不少。”

姜靈雪皺眉:“這……不太合適……”

話未說完,覃婉茹就打斷道:

“我知道你擔心什麼,名不正言不順住進來的確會被人說閒話,不過你可以做我爹的義女呀。

我爹兒女不多,就我與大哥,還有一個庶妹,還有一個未出生,若是多一個你這麼能幹的女兒,那就再好不過了。”

此話一出,眾人紛紛勸說她留下。

你一句我一句,讓姜靈雪都搭不上話來。

她知道覃家不光是為了感謝她,也是為了覃家孟與夜北寒扯上關係。

知秋搖了搖她,“主子,別發愣啊,奴婢覺得這樣挺好的,至少不會是無家可歸之人。”

姜靈雪淡笑,看向覃懷忠與良氏,隨後跪了下去。

“義父,義母,請受女兒一拜。”

覃正平立馬讓人端來茶水,“快敬茶。”

她端過茶水,“義父請喝茶。”

哈哈哈……

“好,這杯茶好喝。”覃懷忠將茶水喝下,“得了這麼個能幹的女兒,是我得了大便宜了。”

姜靈雪又舉杯,“義母請喝茶。”

良氏接過茶水,“好好好,哈哈哈……以後你就是覃家女兒了。”

她並沒有立刻住下,還是先回了客棧,畢竟還有些東西在這裡。

過了這麼多日,也想知道風玉嬌那邊怎麼樣了。

回到客棧時,發現屋內擺設似乎跟她離開時沒有變,於是問了問客棧小二。

小二說風玉嬌這幾日並沒有出現在客棧。

知秋皺眉,“難道她還是會王府住了?最近王爺沒在城裡,那鐵手應該也沒在吧?”

姜靈雪也猜不準,於是吩咐道:“你去一趟王府,確認郡主沒什麼事就好。”

……

“郡主,知秋過來了。”

風玉嬌此刻趴在桌上,雙眼紅腫無神,桌上還放著幾個小酒罈子

聽見巧兒的稟報後,懶懶抬起頭,帶著鼻音道:

“讓她進來吧,只有她一人嗎?”

巧兒點頭,“對,她一人。”

本章未完,點選下一頁繼續閱讀。

目 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