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 > 萬界競技,開局我選張三豐 > 第四百零七章不成器的弟子們(二合一章)

第四百零七章不成器的弟子們(二合一章)(1/2)

章節報錯 目錄

遠在長安的曹柘,耳朵微微一動。

豈不是巧了麼?

此時他正好施展神通,大網覆蓋大唐全境。

大唐之內的一切事宜,自然也都瞞不過他。

孫武空雖然身在大唐之外。

但是他的行為,卻被那些玉門關的守將都看在眼裡。

守將們看到了,自然也就是曹柘看到了。

「孫、誅有麻煩?」

「也罷!」

「這也是他們的運氣,畢竟都是主角,還是有價值的。」

「就出手幫他們一幫吧!」曹柘心想。

隨後,順手端起了桌上的一杯茶。

對著窗外,茶水往外一潑。

天空一聲悶響,茶水飛上九霄,化作一片雨雲,乘著狂風,瞬息飄向玉門關。

數萬裡之外的玉門關外,伴隨著一聲炸響,在孫武空那近乎『癲狂』的吶喊聲中,突然就下起了一場無法形容的暴雨。

暴雨之中,人影憧憧,慘叫聲開始此起彼伏,然後連成一片,不絕於耳。

此刻,從高空之上落下,帶著茶香的每一滴雨,都仿佛有千斤重。

與其說這是雨點,不如說是從天而降的一柄柄利劍,一把把鋼珠,一串串隕石。

亂墜的雨點,擊散了高山國的軍隊。

那些身體龐大的惡屍人,正因為他們的身體巨大,而無法躲避雨點的侵襲。

至於亂軍中的強者,雨水亦形成了水龍,在風雨中卷動,將他們紛紛撕碎,擊潰原地。

原本嚴陣以待,仿佛可以沖擊玉門關的高山國大軍,隻在須臾,便已然潰不成軍。

狼狽的人群,在雨幕之下亂竄。

相互拖拉,相互踩踏,甚至相互用作遮雨『道具』的情況下,損傷一大片。

倒下的屍體,沒有被祭獻回歸天地。

而是就地而化作了泥土、樹木、花草···。

此間開始彌漫起獨特的兵煞。

此煞或為人煞,或為地煞。

潛力十足,亦可在未來,當做組成軍煞之陣的主陣材料之一。

孫武空和誅戊竜環抱一處,站在原地。

頭頂著曹柘賜下的煞氣戰甲,小小的一個圈子裡,卻完全隔絕了那凶猛的暴雨。

四周都潮濕一片,唯有他們站定之處,乾燥如初。

午時降雨,午時三刻收雨。

暴雨形成的洪流,卻已經逆著地勢,沖走了那些來自高山國的追兵,將殘餘的兵卒,都沖回高山之國。

如此壯觀的景象,不僅讓孫、誅二人瞠目結舌。

那些玉門關的守將,同樣是瞪大雙眼,看著這不可思議之景。

間隔數萬裡,揮手便散去大軍,操縱一切···這等實力,究竟有多強?

「這是大佬出手了吧!」誅戊竜小心問道。

孫武空莫名的,突然有一種與有榮焉之感,雖然不是他出手,甚至和他沒有什麼太直接的關係,但是他卻昂首挺胸:「當然!如果不是他,誰還能這麼及時,這麼利落的救下我們?」

「大佬有沒有說過,也要收我為徒?」

「我也很有資質啊!」

「別的不說,這種雨落如隕石天降,洪流如狂龍咆哮的手段,我覺得很適合我。我曾經也是一個世界的法王,最擅長火法和雷法,人送外號雷火法王。跟著大佬修仙學法術,絕對會有大成就。」誅戊竜快速說道,表麵上是在說給孫武空聽,實際上是在對曹柘『表白』。

「你?你資質太差了!」

「都幾個月了?還沒修到地煞境,就你這樣的水準,給大佬當童子,都嫌你長的不夠清秀。」孫武空立刻懟道。

剛剛還相互生死依托的兩人,轉眼便內卷起來。

此時九鼎護罩,微微晃動,變得薄弱起來。

一架軟梯,從高聳的城牆內拋出來。

一名玉門關的守將站在城牆上喊道:「兩位!快些入關!天師傳音,說他在長安等著你們呢!」

吵嘴的二人,飛快的走入九鼎護罩之內。

然後扒拉著軟梯,爬上了城牆。

對守將道謝後,二人便借乘著駿馬,一路狂奔向長安。

直觀的見識到了曹柘的手段。

間隔數萬裡之遙,都能掀起暴雨和洪水,沖走那些高山國強大的惡屍大軍,這兄弟二人對拜師曹柘之事,是徹底上心了。

這兄弟二人踏上了長安之旅,準備死皮賴臉的拜師曹柘不提。

身在長安的曹柘,雖然時刻都處於人們的話題中心,卻並沒有太多露麵。

曹柘早已經不是過去的他了!

現在的他,根本不喜歡在外麵出風頭。

那些和普通競賽者們,搶著出位的事情,曹柘早就不屑於去做了。

雖然安排了惡源,但是惡天還沒調教完成,這個世界的探索也還未結束。

即便是都探索完畢了···依照慣例,對這個世界,也該有一到兩輪的改造。

讓其徹底變成曹柘的形狀。

直到下一次回歸後,便可得到許多收獲。

而這所有的一切,都得在不到五十年的時間裡完成。

說起來···時間還挺緊張的。

「煞氣武道隻是第一步。」

「結合世界特色,因地製宜的開發出法係手段,輔助職業,這些也是應有之意,畢竟煞氣武道與傳統武道一樣,主要都是擅長正麵強攻,其它方麵的手段,不是沒有,隻是不夠全麵,也不夠強,不夠出類拔萃。」

「還有背屍人、不良人的修行體係,雖然扭曲···但是某種程度上,也有一定的延用意義,我可以梳理、修正之後,再造一版傳播出來。」

「如不良人體係裡,性轉可能接受者不多,但如果變化萬千,卻能如意逆轉,每轉換一種形態,便能施展一種手段···那或許就很有搞頭。」

「老者煉丹,少年練武,女子布陣,獸類亦有天賦神通···,不良人的惡轉,亦可是如意百變。」

「背屍人也是如此,采集強大惡獸的精華之骨,提煉、打磨為外丹,輔佐修行,增強戰力,都屬於很有前景的手段。」

「沒有什麼是不合適的,不合適···隻是因為往前拓展的還不夠寬廣,前途還不那麼的光亮。」

「這些都得耗費精力。可惜我的精力隻有這麼多,即便是一心多用,各方麵齊頭並進的推動,對我來講其實也還是吃力的。這個世界···又沒有真武道法之身給我進補!」曹柘放下了手裡最新版本的《我跟隨天師除惡那些年》,看著空了的茶杯,敲了敲桌子。

茶壺便自己長出了手,抱著圓滾滾的肚子,艱難的挪著身子,過來墊著腳倒茶。

而茶杯也很自覺的挪動位置,讓茶壺便於瞄準,免得不小心灑在桌子上,惹得曹柘不快。

不過一會,茶杯蓄滿了茶水,然後自覺的走到曹柘手邊,蹲在了他的手心裡,然後逼出一絲絲的茶香。

曹柘端起茶來,一飲而盡。

這一杯茶裡,赫然醞釀的,便是近乎無窮無盡的惡氣化煞氣。

幾刻之前,玉門關外下了一場雨。

曹柘的茶壺裡,就多了一杯茶。

本章未完,點選下一頁繼續閱讀。

目錄
返回頂部